你觉得我是谁我就是谁咯。

[阳炎/konoene]520

不要在意日语里头520究竟代不代表我爱你了,我就是想写写这个梗。

本来想全BG西批制霸的,只是我爬墙了。

2013.05.26【卧槽,原来那么久了


  “听说今天是要向喜欢的人说喜欢的日子。”

  ENE正蹲在桌面的右下角,手上握着一把饲料,为她养着的那只已经体型过胖的电子狗喂下今天的第三顿加餐。听到这一句音调几乎无起伏的话语,手一抖,饲料全都落在了菜单栏上。电子狗倒是很开心,汪汪地叫着就往饲料跑了过去。

  蓝色的电子少女缓缓地抬起了头,却第一次因为有人凑近电脑屏幕而被吓退了两三步……呃,是两三个像素。

  被透明的屏幕隔开的那张人脸,早在数年前,ENE就在屏幕的另一头看得熟悉。

  “konoha你说什么呢?!”

  因为屏幕贴的太近,ENE的视线所能及的范围只有konoha的眼睛至下巴的这一小块。她看着konoha几乎要被压扁的鼻梁,下意识地就想把他给推得远些。不是怕他鼻尖被压着不舒服,而是因为二者间的距离太近、甚至几乎不具距离,致使这个早就被0与1填充了的身体竟然莫名地有了心跳加速的急促感。

  “听说今天是要向喜欢的人说喜欢的日子。”

konoha眨了眨看起来就算不上有神的眼睛,平着声调,又说了一次。

  ENE也眨了眨眼睛,疑惑道:“……所以呢?”

  “所以要和ENE说喜欢。”

  ENE差点没想揪住他的头发再把他摁进回收站里翻过来翻过去一顿拳打脚踢。

  “喜欢不是这样说的啊!”她攒住了拳头,过了一下,叹了口气,松开为掌的手覆上了自己的眼睛,“这种喜欢和那种喜欢,不一样。”

  外面的那双眼睛倾斜了一个小小的角度,看起来是konoha并没能理解,所以歪了歪头,以示疑惑。

  “那种感觉就像……”ENE隔着衣袖用食指挠了挠下巴,视线在上空的苍蓝色罗盘上巡回了数次后,才重又落回konoha那双几乎空无一物的淡粉色眼睛里,她换了个话题:“打个比方吧。Konoha,你喜欢肉串吧?”

  Konoha大大地、用力地点了点头,动作与ENE刚消散开的声音之间没有哪怕一秒种的间隔。但他忘了自己的额头现下几乎是抵上了这一块不硬却也谈不上软的显示屏,所以这样的一个动作,伴着“咚”一声——在ENE听来几乎震撼了一整个世界——的闷响,疼得他眉间马上皱了起来。

  ENE马上克制不住地“噗”了一声,使了好大的劲才把紧随其后的笑声给咽了回去。她踩着分布在桌面各处的图标,连跃几下,稳稳落在了贴着konoha的额间的那个图标上。

  她伸出手,轻轻抚了上去。一边摸一边哄道:“好好好,痛痛飞走了。飞走了啊。”

  说着说着,她觉得眼睛里有些异样。但衣袖拂上时,又只有一片干涩。

  也是,这个字符造就的身体哪里还懂眼泪是什么东西。

  她看着konoha的眉间渐渐舒展开,便放下了除了凉飕飕的玻璃外什么都触碰不到的手。

  “不痛了。”

  在屏幕的下方找不见那个蓝色的少女,konoha理所当然地抬起了眼睛,又一次地直视上这个目前离他最近却也离他最远的少女。

  “那就好。继续刚才的话题。”ENE说,“喜欢肉串是一种喜欢。但是这种要对喜欢的人说的喜欢,和那种喜欢不一样。”

  ENE看见那双眼睛又斜了斜,只得微微笑了一下,才接着说:“这种喜欢啊,是鹿野对木户的那种喜欢。”

  “那种可以把腹部给击穿的肘击,是喜欢?”

  “……不,对不起,我举错例子了。当我没说。换一个对象吧。是濑户君对小茉莉的那种喜欢。”

  粉红色的双眼眨了一下,随后又偏回了水平的角度。

  看起来是懂了。ENE反手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懂了吗?”

  那双眼睛随着脑袋的动作沉下去了一些,复又抬回原位。Konoha点了点头。

  “懂了。所以喜欢。”

  ENE的手顿在了自己脑后,直至就这么呆愣了数秒后,她才想起自己是可以发声的。“……唉?”憋了半天,电子的少女也只从喉间挤出了这么一个表达疑问的语气词。

  “喜欢。ENE。”konoha说的话从来是简单易懂的,但ENE偏偏觉得她已经听不明白了。脑子里除了一团雾水,剩的也就只有搅作一团的浆糊了。

  Konoha接着说:“不是对肉串的喜欢,是对ENE的喜欢。”

  接着就是——大眼瞪小眼。

  ENE拼命克制住想要跃出这台电脑去逼着那双粉色的眼睛彻底闭上的冲动,她的嘴巴忽的张开,忽的又合上,却一直没能说出些什么。

  与ENE的的确确的小眼相较起来,那双大眼眨了眨,接着konoha适时、或根本选错了时间点的又补上了一句话:“今天是要向喜欢的人说喜欢的日子。”

  ENE感觉自己的脑子里响起了接二连三的爆炸声,接着脑子就像被下了“清空”命令的信息缓存处,瞬间空旷得如同夏日的朗空。

  “你……我……你!!!!”

  她慌张地用袖子遮住自己的脸,缺失了一半的下身连续蹦跳了数次,最后静止在了一个水平位上。但通过她腿部的细微动作,还是能猜出,如果她真的有脚的话,一定是脚尖抵着脚尖,并且不停互相摩擦着的、不自觉的便将心中的不安暴露出来的姿态。

  Konoha“唉?”了一声,像是刻意在模仿ENE不久前的反应。

  “我、我也……”ENE的袖子完整地遮盖住了她的脸,这使得她那通过音响传达出来的电子嗓音更像是一只被困在了纸盒里的小小生物般,既沉且闷,“喜、喜、喜欢。”

  在屏幕的另一端,虽然konoha的神情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那该是怎样的五官还是怎么样——但与他熟识的ENE透过衣料的缝隙,仍能读懂那双眼睛里的迷惑。

  “我、我说的是!”她放大了音量,像是为了遮掩咚咚咚地就加快了的心跳,却又压抑不住声线中丝丝缕缕的微颤,“我也,我、我也……喜欢,konoha……”

  ——啊啊啊说出来了!我居然说出来了!!!

  曾经ENE不止一次的有过想要从世界上消失的这种悲观想法,但这些也比不上她现在急切地需要一个能把她的数据彻彻底底的删除的软件的心情。

  “我也喜欢ENE。”

  ——到底为什么?!为什么他还能什么表情都没有甚至连声调都平淡得像条网页水平线一样地说出这种话?!

  ENE连回应的话都想不出来了,破碎芯片般的腿脚接连跃动,少女苍蓝色的身体猛地扎入了回收站里。

  “咦?ENE,ENE?”

  Konoha看着少女忽然就消失的身影,接连唤了数次她的名字,又静静等了一会儿,也没见她重新出现。他干脆用双手握住显示屏的两端,连力气都没有收敛,便摇晃了起来。显示器后端连接着各色电线,繁错交杂,在konoha这一个对周边环境完全无所顾虑的动作的影响下,竟然牵动着整个桌子都抖动了起来。

 

 

  “喂,你!!!对我的电脑做什么呢?!”

  在门外就听见了不对劲的声响,毫不犹豫地推开了房间的门后,映入眼帘的便是这样一个让人感受到世界快要毁灭了的不安的场景。

  也只有如月伸太郎会觉得电脑坏了就等于世界毁灭吧——鹿野曾在话题的主角无法涉足的空间里,半开玩笑地与同伴说过这样的话。

  而如月伸太郎为了守护自己的世界,在他手中的罐装可乐就要招呼上konoha的后脑的前一刻,那一个始作俑者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Konoha回过头,连眼睛都不眨,但手上仍紧紧抱着那台悬于半空的显示器,“ENE不见了。”

  “她不见了?不可能,绝不可能的。”快速地把可乐收回自己的身侧,伸太郎很快就恢复了一幅“什么事情都没有”的表情,“很早之前,我几乎把整台电脑都格式化了——仅仅是为了让她消失,但当我心疼着那些因过于冲动而忘记备份的数据时,那个家伙不知从哪个角落一边放声大笑一边蹦跳着又出现在了我的屏幕上。”

  即使是在热得足以使得视界都因高温而摇曳起来的夏天也坚持不懈地穿着长袖运动衫的少年翘开了罐装可乐上的铝环,仰头猛地喝下了一口后,爽快地大大叹了口气。他斜靠上桌边,握着饮料罐的手抬起,单单伸出小指指向白发的改造人,才接着说:“所以放心吧,她大概只是躲到什么地方去了——你现在可以把我的显示器放下来了吗?”

  沉默、也有可能是思索了一番,konoha的双手在空中便直接松开,显示器在伸太郎一声无可抑制的尖叫声中总算是安然落回了原位。

  “好了好了,出去,出去吧你。”伸太郎强行扳过仍杵在原地没有动作的konoha的肩膀,半推半拉的把他带出了房间。他完全没有理会白发改造人一直向着显示屏瞥去的眼神,并且在他开口出声的前一个瞬间,伸太郎毫不客气地从内部甩上了房间的门。

 

 

  听见了门外缓缓下降的脚步声,伸太郎肯定konoha已经下了楼,这才忿忿儿的走回桌前,将显示器给摆正了,有些粗鲁的问道:“你们刚刚在做什么啊?!”

  “关、关主人什么事!”

  “真是的……你为什么没有阻止他啊!”

  “都说了关主人什么事!!!”

 

 

  蓝色的少女将身子蜷作一团,于漆黑一片的空间中紧紧捂住了耳朵。

  “关主人什么事……哼。”

  低低地喃了这一句,也不管屏幕外刚经更换的那个少年的责问,她将身子又蜷得更小了些。

  烦烦烦,好烦!!

  翻过个身,她紧紧闭上了眼睛。虽然在这个空间里,无论闭眼与否,都是无甚区别的、令人安心的黑暗。

  “啊啊啊,真的好烦!好烦!!”

  伴着忽的爆发出来的声音,她伸出四肢,对着虚空拳打脚踢了一番,接着又如脱力一般,立时瘫软了下来。

  “说什么喜欢……哼,说什么喜欢……”

  她用袖子遮住自己的眼睛,颊上浅淡的色泽在暗色中没有人能看见。

  “只是、只是有点点喜欢啊,只是有点点……”

 

 

 少女的嘴角勾起了羞涩的弧度。下一瞬又哇啦哇啦的乱叫着,带着仿佛渲染上了幸福的讯息的0与1,闯入了系统的更深处。


-end.

评论(10)
热度(5)

© 倦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