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觉得我是谁我就是谁咯。

[HTF/LSL]

“我的弟弟死了。”Shifty深吸了一口气,将每个音节都在齿间嚼了一遍,这才说出了这句话。
他从笔筒里抽出一只水笔,手指翻转,就见一道黑影在手间划了起来。他似乎是想借此舒缓一下紧张的气氛,但在Lumpy看来,这压根没用。
那只曾经稳定地撬开了几乎整个城镇所有门锁的手,现在正令人难以置信地抖个不停。可怜的笔飞出去了好几次,又被他僵着脸捡了回来。Lumpy不禁松了一口气,庆幸他有着会给笔盖上笔帽的好习惯。
Shifty颤着嗓子,声音像是被人夹着砂砾搓过一般,细微又沙哑。他说,我撞鬼了。
“我看见了我的弟弟。很不可思议是不是,我看见了Lifty——我看见了一个死人!”
“我发自真心的想让他活过来,他是我的弟弟,不管怎样他都是我的弟弟。但我不希望是这种方式。”Shifty沉默了一会儿,接着开口:“我能在镜子里看到他。比如我刷牙的时候,如果我突然侧过身,就会看见镜子里有两个影子,”他猛地抬起头来,表情与动作都十分的夸张,直叫人想偏过头去、不敢看他,“那不是我!你知道我有帽子而Lifty没有帽子的,那个影子没有戴帽子!那不是我!”

做个分割线。
今天大致想了个结局。

Shifty抱着自己的双臂走了出去。外边下雪了,冬日的精灵飞旋而下,接二连三地吻上他的发旋、他的脸颊、他的肩颈。
他在跨出诊所的前一秒摘下了自己的帽子。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是Shifty还是Lifty了。
“圣诞快乐,Shifty。……当然,圣诞快乐,我的弟弟。”
他低低说着,也许是在自言自语。然后他踏着圣歌的拍子,随着冰雪被双足踩踏的轻响,哆嗦个不停地走远了。

评论
热度(2)

© 倦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