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觉得我是谁我就是谁咯。

【风/虬/剑】风大哥和蓝汪汪的小朋友们

仍然是昕昕的小少主设定!!嗯这回还有小龙子(等等
风大哥你不犯罪就让我来。(严肃



风逍遥刻意选了并不太烈的酒,然而只是灌了两盏下去,他便觉出不好了。

梦虬孙一手捧着颊,刚入喉的酒噌噌地就抹红了他的脸。风逍遥瞧瞧他慢慢加快了摆甩的速度与幅度的龙尾,又瞧瞧手里刚刚盛满的酒盏,稍思一瞬,仰头就自己喝了个干净。梦虬孙撇眼望着他,垂头默然好一会儿,突然龙尾一砸,“啪”地就重重击在并坐着的风逍遥与风间烈之间。

“看到鬼,”脆亮亮的声线被酒液浸得有些甜、有些腻,而梦虬孙全然不知般,使着那乖顺的伏着蓝鳞的尾巴去拨弄风逍遥的胳膊,甚至寻着缝隙、就要往上头缠,“你喝我的酒……嗝,真是看到鬼……”

他们两人靠得近,那长尾甩下的风几乎是贴着耳朵扫过的。风间烈被惊得打了个哆嗦,他有些慌地看了眼若有所思的风逍遥,见那男人写了满面的无所谓,风间烈犹豫着咬了咬牙,一手扶鞘、一手搭上了挂在腰侧的刀柄。

谁知梦虬孙看起来已经被灌得晕乎乎的了,那眼神还是晶亮亮的,明镜也似。风间烈自觉隐蔽的动作也叫他看了个清楚。

那龙尾斜斜一打,状似柔抚,然而触上手背的凉润鳞片仍是让风间烈不自在。他嘴里碎碎叨了些句东瀛土语,接着便不情不愿地把刀给推回了腰后,完了还趁着梦虬孙没注意时,在风逍遥的衣服上蹭了蹭手。

风逍遥哭笑不得地回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这位有角的小兄弟,”风逍遥将重又缠上的龙尾掰松了些,又捏着它的尖细处,将它推回了梦虬孙盘起的腿边,“你是真的不能再喝了。”

他们初见梦虬孙时,那鳞族的龙子正扎在池子里头,盯着收不起的尾巴的水影干着急。风逍遥试着唤了一声,慌张间回头的梦虬孙释出的敌意让风间烈不禁捏了满把的汗。

嵌在眶里的金色瞳子正中收起了细窄的两划,仿佛立着一对针,恨不得能扎走视线之内那两人的命。

再观当下。

晶亮亮的、明澄澄的、湿润润的。

风逍遥转刀一般使着酒盏在指尖上旋了几下,心里暗说这分明就是喝醉了。

梦虬孙摆了摆尾尖,追着风逍遥收回的手又缠了回去,“我说能就是能。”

“你哪能了?”风逍遥低笑一声,松松环着圈龙尾的胳膊就向梦虬孙探去。梦虬孙一反方才灵敏姿态,只愣愣看着风逍遥沿颊抚上的手指。生着刀茧的二指拂了拂还未褪尽的蓝鳞,又在那眼角处轻轻按摁几下,梦虬孙当即止不住地闪了目光,小巧一粒晶莹水珠亦经由下睫承转至了风逍遥的指尖上。

月辉斜洒,莹光一闪,风逍遥看着稳稳伏在指腹上的晶润珍珠,不由得吹了个口哨。

“看,醉得眼泪都收不住了。”风逍遥将那珍珠收入掌心中,话题一转,“你也会泣珠?”

梦虬孙眨了几下眼,随后有些急匆匆地抬手揉了揉眼角、将残余的湿意一并抹去了,尾巴也十分不自在地蜷收起来。

“看、看到鬼……”他喃喃说着,犹犹豫豫地,好半天都没答上来。风逍遥看他那张还没长开就又纠结得要团在一起的脸,笑了一声,利落地就把这话题揭过去了。

他将那枚珠子收入腰侧的小袋中,两指勾提起浸在温水中的酒瓶,重新盛上一盏清酒。

要说这饮酒,东瀛的习惯向来是以小杯来盛。风间烈先时不喝酒,但见得多了,便也晓得这碴。可这突兀到来的——据他所说他也不知是怎么就来了的——风逍遥却嫌这小口小杯的太不畅快,偏要去弄上几个大些的酒碗来。

要不是担心一碗下去能直接把风间烈给灌倒,风逍遥也不会折中、选这半大不大的酒盏。

……但看看现在这个两盏就犯起迷糊的小朋友,风逍遥琢磨着,他确实该弄上一个小杯子了。

他边想着,边将满上的酒盏往旁侧推了推,风间烈眼前一亮,探手就去拿。

哪知梦虬孙状态回来得那叫一个快。他像是定了主意要同风间烈较劲,伏着的尾巴一扫,就把风间烈的手给打了回去。

风间烈疼得马上收了手,整张脸满满地都书着“痛难信”。那龙子颇为开心地扬了扬下巴,尾上蓝鳞也成片地斜斜立了起来,很是豪气。

风逍遥没憋住地笑出了声,手里的酒瓶也连带着晃了晃。清液将洒之际,又叫他稳稳接了回去。

年轻人恰值爆火气的年纪,一来二去的不愉快,风间烈干脆就又摸上了刀。梦虬孙笑着龇了龇牙,长尾甩着就去够风间烈的脚腕子。

眼看情势不妙,风逍遥忙站起身拦上他们中间。然而两个个头还未长开的习的都是机敏灵活的武路,风逍遥费了好一番力气,才哭笑不得地提紧他们的后领、把两个小家伙拎上回房的径路。

风间烈偏头看看因着颇有规律的晃荡而已经半睡不醒的梦虬孙,很是郁闷地抬了抬脖子、够上风逍遥的耳侧,轻声抱怨道:“哪来的龙两口下去就那么疯的……你们那的龙都这样?”

风逍遥微垂了头去听,听罢还笑了声。他用鼻尖拂开风间烈耳旁的碎发,仿着这少年方才小心翼翼的模样,轻道:“苗疆有没有龙我不晓得,那得去问问尉长……但风间小兄弟你,”他斟酌了一下用词,“喝醉时确实要比这有角的小兄弟乖多了,唔……”又琢磨一会,“乖巧多了。”

那之后的路上再没有人发声。

一个顾着睡。

一个顾着乐。

一个捂着脸,愣是连反驳的话都没好意思说。

哈。风逍遥心里说着,这小孩子还真是经不住说笑啊。


完。

评论(3)
热度(12)

© 倦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