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觉得我是谁我就是谁咯。

【绮罗生/笑剑钝】打个小架


前几天梦见明年的布袋戏only我出了个763x雅少的无料本,震惊之余感觉也是能搞搞的……趁着失眠就弄了。就是喜欢用扇子抽人的帅哥!拉郎大法好!



“天刀,”绮罗生收扇揖手,客气一笑,“指教了。”

笑剑钝回以一礼,明澄双眼稍抬,两人视线交对,只一错目,便通了心思。

绮罗生仍是满面斯文笑意,然而下一瞬他便蹬足飞身、近了笑剑钝。雪璞扇直往那如玉俊面袭去,端得是一个直接。

但笑剑钝岂为等闲之辈,白影骤近,却在仅距尺余之时叫他举扇格下了。

第一手试探便被拦下,绮罗生也不显惊、不露讶,仿佛他这一记只是为了被挡回而使。笑剑钝唇角笑意温润,低声道了句“毋须探吾”,言毕,抬臂送劲,便将雪璞扇格了回去。绮罗生顺势退跃几步,立稳了身,这才朗笑道:“是吾不识礼了。”

笑剑钝摇首,“哪里。”接着又平送出一掌,四指微收,示请招之意,“白衣沽酒、江山快手,俱是叫邪流恶派见之屏息闻之胆颤的名号。吾能同你过上几招,已是言不尽的开怀。”

“天刀这是拿绮罗生说笑了。”绮罗生收扇回手,在掌心中轻击两下,又述了几句天刀雅少在江湖上人人赞绝的好名声,这才以掌与扇骨重击之下的“啪”声收回了话题,“闲话该是要配上酒茶、嚼起才好味。这处少人家,自然寻不得酒茶;方才一招也未得尽兴,天刀不如——”

他说得随意,也断得有意。笑剑钝笑意不减,流水般自然地接过绮罗生话尾,添上了自己的字句:“这便再送几招来。”

绮罗生撒扇掩唇,弯弯眉眼,笑回:“那绮罗生先谢过了。”

评论

© 倦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