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觉得我是谁我就是谁咯。

【ROTG】老人与雪

原作:《Rise ofthe Guardians》→JackFrost/Jimie

 

山歌组半月作业 10A



  当各个城市各个街区的各个角落都出现了那种被装饰得让人眼花的挺直圣诞树时,全世界都会知道:圣诞节到了。

  今年的圣诞节,Jack Frost依然是作为North的帮手——当然是自愿报名的——去世界各地派发孩子们的礼物。

  当然,这样的自愿也不排除他有些喜欢哪个破雪橇的私心在。

 

  月色映得一片莹白的雪地似乎在发着光。除此之外,整座小镇的每一户人家几乎都找不到另一个可以称之为“光源”的物品。冰霜守护神将雪杖向前掷出,而他自身亦如他的头衔、像一片雪花一样——轻盈跃起的动作仿佛不受重力的束缚。雪杖稳稳地扎在一家有些老旧的房屋门口,而雪杖弯曲的顶端,Jack就像个在百米高塔的塔尖踩着滑板、维持着身体的完美平衡的少年,半弯着腰踩在上面。

  “North,”Jack向身后雪橇的方向撇了撇头,“我能不能在这呆一会儿?”

  强壮的白胡子老人揪着缰绳,很快地回复了“当然可以”,连思考的间隙都没有。

  “我只要一刻钟就能送完这片地区的所有圣诞节礼物。”North带着些许玩笑的情绪朝Jack眨了眨眼,“包括城市、乡镇,还有一些在小小的树林里藏身的孤独的孩子——哪怕他们没有准备一只好看的袜子。我的驯鹿们是没有那么多耐心等你的。”

  说着,North把缰绳用力向后勒去,以打断那些暴躁的坐骑们——稍微有些应景的——将要飞入夜空的动作。

  “瞧,它们现在都要等不及了。”

Jack看似无意地将话题转了个弯:“我知道你带着好几个雪景球,对吧North?”

  “哈哈哈,不愧是淘气鬼排行榜上排名第一的小孩子。真机灵。”

Jack似乎是不打算反驳这个早在两百年前就扣在他银白色脑袋上的称号,他笑笑,说:“我只需要一点点时间。只是想看看他。”

  “我知道。你总是来看他。”North单手松开了缰绳,纹着大量字符的壮硕胳膊靠在雪橇的边缘上,撑住了他有些厚实的下巴,“但我真的不能等你。你知道,我还要给整整三个大洲的孩子们送礼物。”North还比出了三根手指,以强调他身上的确还背着不能暂停的任务。

接着他从裹得严实的大红色棉袄里掏出一颗圆滑的透明球体,仔细看看,里面飘着的雪花和外界的别无二致,甚至更美。

“这个雪景球给你。”North将雪景球用力向前一掷,恰好投入了Jack在上一个瞬间展开的掌心中,无机的硬物击上人体发出扁扁的响声。“你是知道我的行程的。等你‘休息’完了,再到那个时间点我所在的地方也不迟。”

Jack笑着将雪景球收进自己卫衣的口袋中,“当然。我不会浪费这个免费又快捷的机票的——不飞远点岂不是太浪费了。”

North哈哈大笑起来:“你飞的也比那些笨重的大铁鸟快多了!”音量之大,几乎就要吵醒睡梦中等待着他的到来的孩子。

  “嘿,你该小点声,North!”Jack微微皱起了眉,他把食指抵上自己的嘴唇,用气音说,“会把他们吵醒的!”

  老人闭上了嘴,大得像孩子一样的眼睛眨了眨,才不好意思地撇了撇嘴,右手从额头旁划过,无声地说了句抱歉。然后他用手势指挥两个一直在雪橇后座上打闹的红色圣诞小精灵从装着礼物的麻袋里——天知道这麻袋里到底装了多少礼物——找出该交给Jack负责的几份任务。小精灵们灵巧的蹿进麻袋里,一阵窸窸窣窣和莫名的吵闹尖叫声后,他们又臭着脸爬了出来,能看见无论是他们的头顶还是手中甚至脚尖都顶着好几个礼物盒。看着小精灵们摇摇摆摆、路都走不稳的样子,North重新握好了缰绳,将绳子又往手心里搅了几圈,用力一抖:“驾!”

  接受了来自动作与声音上的刺激,暴躁的驯鹿高仰起了身躯,向空中一跃而起,连带载着无数礼物的雪橇架上了夜空里无形的轨道。

  “圣诞快乐!我的孩子!!”

  留下的话音还没有散去,等同于圣诞节的存在的守护神已经驱着雪橇前往下一个孩子们期盼他到来的街区。

 

 

  将近十个被五颜六色的包装纸裹得炫目的礼物盒子哐啷哐啷砸在Jack的周围,或深或浅或侧或直地扎入了雪地里。其中的两盒——如果不是Jack的反应够迅速,一定会准准地砸在他银白色的头发顶上。

  “哦,这些小精灵的脾气越来越臭了……”Jack低低地念着,寻思着回到北极时是不是该给这两只小精灵明显不好的服务态度来点报复,比如请他们吃以对方为原料的小精灵棒棒冰。

趁着思维还没向更加不着边的方位前进,Jack赶紧止住了恶作剧的计划。他将手中的两盒礼物叠在一起,然后他跳下地面,弯下腰,将数份礼物都分大小叠好,再一批一批地抱起它们,将这些将要赠予孩子们的惊喜放在最近的、也是唯一的一块还没被雪白覆盖的地方。礼物的包装纸并不是很好的防水材料,就算只是短短的一段被白雪包裹的时间,也有些包装纸因雪水的浸泡而微皱起来。Jack提起其中一盒端详着,眼神中有些明显的苦恼。这些皱起的角落,哪怕很微小,对礼物外观的影响也绝对是负值的。

  脑筋一转,一个能把负影响掰回正值的方法紧随着Jack逐渐展开的笑脸蹦了出来。他用单手握好礼物表面还是干燥的部分,另一只手的食指指尖点上起皱的边角,浸入纸间的雪水瞬时因冰霜守护神自身过低的温度被催得结起了透明的冰花。指尖引导着冰花向各个方向延伸开来,倒成了好看的图案。

  我真是个天才!Jack收回指尖、挥舞着握起的拳头,如同个刚投入了三分球的篮球队员兴奋地蹦跳起来,眉毛也因喜悦而挤在一起。

比起“冰霜守护神”这个有些沉重的称呼,他更像个刚刚过了18岁生日的、心智还来不及跟上身体同步成年的男生。Jack Frost在心里为自己的好主意鼓掌喝彩。

  将其余的几盒礼物也如法炮制,很快地,各色的包装纸上都覆盖起了晶莹的冰花纹路。他把冰杖夹在腋下,再慢慢地将这些礼物抱起来,这有些困难。因为保持自己的平衡对Jack来说是件简单的事,但这些有重量的礼物盒却不在他的管辖范围内——它们既不是冰也不是雪——或许只是个踉跄,它们都会重新扎入雪地里。那就麻烦了。Jack没有耐心想出更加新颖的冰花纹样。

  “噢,该死的,等等……这真麻烦……呼,好了!”

Jack成功地把这些礼品盒都举起来了,并且成功地保持了平衡——他觉得他现在和这户人家门口的圣诞树没什么差别,因为它们身上都挂满了很多很多的礼物。

  好的,现在我得小心点……Jack在心里暗示着自己。他走进了这户人家的花园里,然而这离他的目标,那扇主厅旁的窗子,还有一些距离。他一下又一下地伸长脖子,努力让视线钻出眼前叠得比他脑袋还高的礼物盒的遮掩范围,好不撞上植得密密麻麻的花草。

  这双赤裸的脚板难得地在雪地中踩出印子——但这印子歪歪扭扭的,一点也不好看,像极了一个只穿着裤衩的喝醉了的酒鬼在冰天雪地中焦急地寻找热源时留下的。

Jack站在窗边,他开始考虑要怎么才能把这些礼物盒卸下来。他把脚插进雪里,再把雪层拨开,重复了好几次,才看见了黑黑的土层。他将范围扩大开,终于有一块足以放得下这一堆礼物的地表显露出来。

  “嘿!”他干脆地把手一松,礼物盒啪啦啦地就掉了下来。噢不,我该轻点的!几秒后他才从浑身的轻松感中反应过来,但这已经晚了。哦,该死。他猛地拍了自己的额头一下,好提醒自己别再犯刚刚的蠢毛病。

  弯下腰又把礼物好好地叠放整齐后,他站直了,重新握好冰杖。为了不让屋子里的人看到自己,他努力地把自己——除了眼睛以外的部分——都隐藏在里面的人看不见的角度中。

  屋子里的景象,只是用看的,都让Jack感受到他既畏惧又渴求的温暖。里面有很多人,大半是孩子。他们都只穿着毛衣,五颜六色。火炉无声地燃烧着,这使得屋内的空气温热而干燥。最靠近火炉的地方摆着一只摇椅,上面坐着个老人。孩子们坐得很分散,有的在沙发上趴着,有的把脚架在沙发上、而上半身就倒挂着,还有的就依在摇椅周围。就着火光,Jack甚至能看到他们眼中比火光更闪耀的星辰。

  老人靠着的摇椅垫了很多很多的软垫——他太老了,肌肉萎缩了太多,暴露在皮肤之上的骨头直接磕上木头摇椅会很不舒服——他的怀里还有一张毛毯,从腹部开始一直到脚尖都被这片温暖的柔软罩得严严实实。

Jack将窗户推开个细小的缝,使得声音可以从里面漏出来。但温暖的空气一冲出来,只是一个瞬间的事,就会被寒冷给扑灭干净。

  他现在可以听到那些环绕在摇椅周围的孩子与老人的对话了。虽然这段对话在Jack的听觉中缺少了开头,但这并不妨碍Jack能够听懂它。

tbc.

评论
热度(3)

© 倦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