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觉得我是谁我就是谁咯。

【万聆】无题

我的脑洞真是开大了,虽然短得还没高考作文长……不过大概没完!没完呢!我还想写她们甜甜蜜蜜谈恋爱呢!【

雪夜王子功体属冰,又是女人,女人体寒……嗯……痛过的大家都会知道的……【【

没错这篇就是以雪夜王子痛那啥的背景来写的【我日

现paro,注意避雷

比起万聆反而更像聆万啊我擦【




    万雪夜向来体寒,聆秋露很清楚。

    万雪夜是女人,聆秋露更是清楚。

    ——是女人,该来的东西,那每个月自然是会风雨无阻地来的。

 

    新煮出来的姜糖水还在沸着,聆秋露凑上去闻了几下,觉得味道并不十分呛鼻,便盛了一碗,就要给万雪夜端去。

    她取下挂在壁上的暖黄色毛巾,用水冲了冲,拧个半干后,干脆利落地一把裹上那还散着热气的白色瓷碗,踩着碎步就往卧室走去。

    毕竟是刚刚沸起来的汤汁,就算隔着一层毛巾,也还是渐渐地灼了手。聆秋露皱着眉,将小碗搁在床头柜上后,就对着微微泛红的掌心吹起凉气来。

    万雪夜看着她,腹处的绞痛让她一时无法出声。缓了好些时候,才开口轻道:“你可以等凉了些再拿过来。”

    “凉的效果肯定没有热的好。”聆秋露将脸侧一绺碎发别回耳后,回应道。

    “那么烫,我也喝不下去。”

    “能喝就尽量喝吧,总会舒服些。”聆秋露侧坐在床沿,身子向几乎要蜷缩作一团的万雪夜凑过去。“来,我给你揉揉。”她伸出手,覆在万雪夜的小腹上,还带有些姜水的暖意的手摸准了位置,以掌根轻轻按揉起来。

    万雪夜的表情微缓几分,眼睛也眯了起来,连蜷起的双腿都放松了些,颇有些马上就要睡着了的样子。

    “会好些吗?”聆秋露边说,边取下充好了电的电暖水袋,敷上万雪夜的后腰。

    似乎真的是舒服了许多,万雪夜鼻腔中“嗯”了一声,就当做是应答了。

    过了些会儿,疼痛释去不少,万雪夜重又睁开眼,看着满面专注的聆秋露,说:“还不如一颗药来得干脆。”

    聆秋露皱了皱眉,“那药吃多了不好。”

    “可是疼久了,难受。”

    聆秋露坐直了身子,又摸上万雪夜微微拢回的手,轻轻握着,将暖意分予她,晶亮双眼中满溢着温柔,“……我在呢,雪夜。”

    “……哈。”万雪夜低笑一声,手掌反扣,将五指嵌入聆秋露的指缝中。聆秋露的手比她的要暖得多,那一份温度叫她更为心安,“是啊,你在呢,秋露。”


【完……了没有大概没有吧】

评论(2)
热度(7)

© 倦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