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觉得我是谁我就是谁咯。

绮罗生玉扇轻摇,细眼半阖,眸光紧锁缓步行来的那人。
然而那人越近,绮罗生一对招子竟是越睁越大——不明,不解,与不信。
与高升红月一道袭近的是沉沉嗓音念出的气势诗号:
“江山图一快,人,不见血——”
忽地漫地沙尘似被一刃劈开,朦胧骤散,来人顿足,手中黑蝶长刀直指绮罗生眉心——
“刀,不收锋!”

评论

© 倦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