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觉得我是谁我就是谁咯。

[ayashin]我就是不起标题怎么着

最后一篇有计划的想写长一点的阳炎的东西……

哈哈,当然是个坑了【

2013.6.9


  我没有死。

  被我大口大口吸入的空气在告诉我这样的一个现实。虽然夹着丝缕夏日独有的、能使人憋闷而死的味道,但毫无疑问的,这是空气,逼迫我活下去的空气。

  从睡眠中带出的一片黑暗渐渐从我的视界里消散开,空旷的教室的模样仿佛不明的马赛克般铺展在我的身前。

  双臂因为被枕了一段时间,所以有些酸麻。我控制着它们举至过头的高处,接着操纵仿佛被万蚁啃食的十指交叉,掌心朝外,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我甚至能听见我的身体内部每一处骨关节被拉开的脆响。

  忽的有什么东西触上了我的后背。我惊得弹了起来,这样的一个动作牵拉上了我背部的肌肉,我这极少运动的身体霎时就疼得泛起了一阵阵无法止歇的抽搐。

  我苦着脸,反过手去,打算自行缓解那处的疼痛。但那刚刚才——有意或无意——害得我变成现在这幅样子的罪魁祸首却是自觉的又碰了上来,一下一下的、像为小小的毛绒生物抓刮皮毛一样,轻柔的抚着我的后背。

  有不同于夏天的温度透过衣料传至我的后背的皮肤上。是与我差不多的、人类的温度。

  我侧过眼,这才发现文乃原来就坐在我的旁边,一只手臂抬起,正搭在我的背上。

  “伸太郎君,没事吗?”虽然她的嘴埋在那与季节十分不符却仍是十分倔强的围在她的脖颈上的围巾里,但我仍能感受到她正微微笑着,疑问的词句如同灌在她指尖上的力道一般温柔。

  但我却没法很好的回答她。不如说,至少现在,我没法很好的直视她的脸。

  那个在一分钟前还紧紧环抱着我、不予我挣扎的余地的噩梦瞬间又扑回了我的思维里。在那个梦里,正是面前的这个温柔的人,把我逼至了名为“死亡”的悬崖的边缘。

  我不禁将头向一边撇了过去。那血色的梦在我的脑海中再一次翻涌起来。

 

 

  湿闷的风扬起了值日生忘记束起的窗帘,火红的夕色就这么投进了我与她所身处的这间教室里。以我的角度并不能看见夕阳的形状,并且身后的窗框硌得我的后腰有些疼痛。我只能通过文乃那一双与夕阳几近同色的双眼,去看那炫目的倒影。

  但或许没有这个必要。眼前的这个少女,这个或许还能称作“楯山文乃”的少女,有着比夕晖更为艳烈的色泽。

  赤色的液体从她的额侧、眼角、指尖、腿脚、以及我所不能视的各处中,顺应引力的呼唤,向下缓缓淌着。

我低下头,瞄了一眼地面上一小滩血渍中的自己的倒影。

“伸太郎君。”

她低低喃了这么一声。如果不是我与她之间的距离过近,我也一定要扬起耳朵、再大声回道一句“再说一遍!”才行。

我看向她,看向她眼中的我与夕阳。

她那双红得令人生惧的眼瞳起初是一片平静,随后又泛起了一阵欢欣的波澜,然后,现在,却是一缕缕莫名的喜悦。

“伸太郎君哪。”

她又这么说了一次。我思考了一下,只能压着喉咙,从内里闷出一声疑问的音调。

文乃却突兀地笑了出来。虽然还是一如往常的、温柔的笑容,却让我的额角渗出了数滴远低于室温的冷汗。我想后退,但手掌在触上被晒得温热的窗框后,就命令大脑制止了我的行为。

文乃踮起了脚尖,身子又前倾了些。我没有退路,只能怔怔地看着她的双眼。手早就握作了拳头,但这个行为没有为我带来哪怕一点足以迎接接下来的事态的勇气。

“伸太郎君,你又是为什么相信着,我没有死呢?”

仿佛被一桶还杂着冰屑的水自头顶灌下,我的身体瞬间凉透了,几乎就要颤抖起来。

她却仿佛没感受到似的。属于女孩子的白皙的双手缓缓抬起,赤色的液体顺着她的动作回流,倒入了她的袖口里。

那一双手搭上了我的脖子。我却只是咽了一口唾沫,而再没其他的动作。

我已经动不了了。

“伸太郎君,你看哪。”

她又唤了一遍我的名字,双手做环,握住了我的脖子。我甚至能感到我的颈部动脉正一跳一跳地拒绝着她的触碰,但这微弱的反抗根本没有用。她接着说:

“我看起来像没有死吗?你看,我流血了啊,头都被摔碎了。手断了,脚也断了——”

我却只能把“这么有力的手到底哪里看起来像断了”这样的吐槽在舌尖嚼过一遍后,勉强让它顺着几乎不能通气的喉咙向下咽去。

“伸太郎君,到底是哪里,让你觉得我没有死、我还活着?”

视界突然变得一片血红,仿佛有一个顽皮的孩子抓着大红色的油漆罐子泼上了我的眼睛。我挣扎起来,施加在喉上的力道却越来越重。我不禁呻吟出声,但很快我发现我连支撑着我发声的气息都被阻隔了。

我的脑里不可避免的发起晕来。本能促使我去掰着她的双手,但我从未想过,这样一个几乎比我要矮上一个头的女孩子居然有那么可怕的力气。

很快地,我觉得我就要昏死过去了。力道不及施于指尖上就消散开,我的反抗就如同一只小动物轻柔的触碰讨好一般,无力、甚至显得有些温顺。

我尽力分辨出了她吐出的最后一句话——

“我死了啊。我真的,死了啊。”

——然后便失去了意识。




-嘻嘻嘻。

评论(2)
热度(4)

© 倦舟 | Powered by LOFTER